点击关闭

茅台经销商-6人在Costco抢了12瓶茅台

  • 时间:

【穆加贝举行国葬】

但茅臺防得住經銷商,卻防不住無孔不入的黃牛黨。

就這樣,還很難買到。在北京,規模小一點的經銷商根本沒貨,大一點的雖然有貨,但基本上到貨秒空。

為了平抑市場的躁動,茅臺不得不在中秋、國慶前夕,集中投放了7400噸酒,但遠水解不了近渴。

問題是,現有的產能並不支持它這樣乾!

長期堅持1499元的指導價,哪怕市場價已炒高至2600元也毫不動搖,從某個側面反映了這種“普惠”心態。

為了給他們一點color see see,在他5月6日接任董事長當晚,茅臺宣佈重罰17家違約的經銷商,十多名省區經理被牽連。

不少人已看高至每股3000元,著名私募大佬但斌甚至公開喊話:茅臺一萬年也不會崩盤!

畢竟,全球第一大烈酒公司、市場份額近30%的帝亞吉歐,其巔峰時的市值也不過1000億美元左右,不及茅臺的一半。

當年生產的基酒只有75%在五年後用來生產,剩下25%,揮發掉一部分,另一部分留作以後勾酒用。

不但驚獃許多人的下巴,更創下1.45萬億的市值紀錄。

茅臺酒當時的市價為1800元/瓶,每瓶差價300元,6瓶就是1800元。而成都飛仁懷的機票僅200元,加上成都一晚的住宿費200元,一趟下來可賺上千元。

其他四大行,還有兩桶油,統統靠邊站。

按照茅臺前董事長季克良的說法:

即便如此,也很難搶到一瓶。

到2014年,茅臺鎮一半以上的中小酒廠,因資金枯竭,不得不停產。

即便如此,也沒能擋住黃牛黨瘋狂的腳步。

2018年11月,茅臺機場宣佈:

看多的人,以茅臺的稀缺為由,認為未來可期。

處罰只是第一步,面對“不聽話”的經銷商,茅臺更希望奪回渠道的主導權。

而2014、2015年的基酒,正好對應到2019、2020年!

華商韜略·華商名人堂 ID:hstl8888

反映到價格上,去年底不到1800元的市場價,如今已漲至2500元以上,北京、廣州等地還要更貴。

美國超市Costco,更在登陸上海當天,便領教了中國人的“凶悍”,1499元的平價茅臺瞬間被搶空。

搶到就是賺到,誰還管他漲多少錢呢?

於是乎,黃牛黨和經銷商們豁出小命,與酒廠上演了一場精彩紛呈的貓鼠大戰。

伴隨瘋狂的搶購,茅臺股價近年來氣勢如虹,從2016年的200元附近,飆升至最高1151元。

面對洶涌的買家,茅臺不但高興不起來,反而有點慌了。李保芳一再勸告經銷商,不要因為貪婪,葬送了來之不易的大好局面。

早在2018年初,還在副董事長之位上候任的李保芳,就苦口婆心地勸說經銷商。

很快,茅臺官網、天貓、蘇寧雲商就淪為軟件黨的天下。

一向穩如磐石的茅臺,慌了!

如前所述,2014、2015年茅臺連續兩年遭遇產量停滯,甚至暴跌。即便以較高的2014年計算,3.87萬噸的基酒按85%折算後,也只有3.29萬噸。

有人走出機場時,小推車已裝滿十幾件茅臺酒,價值逾10萬元。

在巨無霸雲集的大A股,這一數字僅次於工商銀行(601398,股吧),而兩者的差距不到400億(截至寫稿時),超越只在毫釐之間。

與動輒數萬,甚至數十萬一瓶的其他世界名酒相比,53度飛天茅臺的售價簡直有些“太平民”。

到大型商超搞直銷!物美、華潤萬家、大潤發成為第一批試點,售價1499元。

一位化名張明的黃牛黨,給朱萬平算了這樣一筆賬:

一時間,在茅臺官網上,聚集了一大批搶單的人,他們一宿一宿地泡在網上,一人動用數台手機和電腦,只等著廠家放貨。

為此,不惜下狠手規定:所有經銷商必須將53度飛天茅臺剩餘計劃量的30%放到線上賣。未來,線上比例要逐步提高到60%以上。

而茅臺最大的心結或許在於,它一方面立志做高端酒,另一方面卻有著滿足每個中國家庭需求的野心。

如果按月算,去掉機票成本,一個月至少能賺3萬元!這還只是按一人次計算。

“要多為別人想一想,不要只考慮個人,一味尋求暴利。”

隨後緊急調撥的1萬瓶茅臺,也都在當天被搶購一空。

“茅臺酒是拿來喝的,不是拿來炒的。”

作者丨張靜波華商韜略原創文章,轉載請聯繫客服微信:hstlkf

價格是1499元/瓶。全國的黃牛黨沸騰了!剛建成一年、日均客流量不到3000人的茅臺機場,瞬間人滿為患。

受此影響,茅臺酒的基酒產量在2015年出現歷史性的減產,而且一跌就是17%,從3.87萬噸猛跌至3.21萬噸。

為了這次試點,物美上下嚴陣以待,不但要求購買者擁有會員資格,還要連續三月每月至少購物一次,累計消費滿2000元。

李保芳對此深惡痛絕,他甚至痛斥極少數經銷商陽奉陰違、哄抬價格,“像販毒一樣瘋狂”。

看空的人,則堅持茅臺泡沫嚴重。

在中國,只有少數商品能“享受”到這一口號的待遇,另一個是房地產。

茅臺該缺貨,還是照樣缺貨!

經銷商都很難拿到貨,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就更別想了,搶到一瓶就仿佛中了頭彩,歡天喜地,也不管是不是買貴了,畢竟:

物美之後,華潤萬家、大潤發也相繼“失守”。

如此盛況,讓人很難聯想到,僅僅五年前,茅臺還深陷泥沼。

如此懸殊的需求落差,不但讓茅臺的搶購和黃牛黨成為常態,也讓另一大醬香白酒——郎酒的青花郎也以翻倍的速度增長,甚至出現了特定品種還沒上市就搶購一空的局面。

黃牛黨及其“雇佣軍”們,冒著嚴寒,搶在活動收官前,瘋狂涌進茅臺機場,在茅臺酒專賣店外排起了長隊。

自從2016年,白酒行業強勢複蘇後,茅臺酒就變得奇貨可居,1499元的廠家指導價,流到市場上,動輒加價上千元。

這件事在當時並無多少人關註,畢竟像這樣人口不到11萬的小鎮,在全國有很多。但四年後,14億中國人都領教到了它的威力!

自從兩年前白酒行業複蘇後,茅臺酒廠就發現,在不斷飆升的暴利面前,經銷商們逐利的野心已如脫韁之野馬。

對此,不同的人,看法近乎迥異。

11月24日~12月31日,凡在該機場往返的乘客,可憑登機牌和身份證,購買6瓶茅臺!

甚至不惜出台了史上最嚴的內控流程:禁止內部員工購買!

論漲幅,恐怕只有當紅的豬肉可比。

2012年,一道全國限酒令,終結了白酒行業的黃金十年。全行業陷入深度調整,茅臺及周邊酒廠也未能幸免。

就在第二批茅臺在Costco被搶購一空的第二天,李保芳暗訪了六盤水一家專賣店,併發出振臂一呼:

一邊坐擁全球最高的市值,一邊卻是近乎平民化的定價,“國酒”的定位似乎有些分裂。

1499元的建議零售價,隨便倒騰一下,即可凈賺千元以上。這暴利,怕是偉大的革命導師見了也要嘆息。

作為醬香型白酒的代表,茅臺成品酒以5年前的基酒為主,勾調一定比例的老酒而成。

每人代買6瓶茅臺酒!在《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朱萬平的筆下,記錄了這樣鮮活的一幕:

擔心如此倒賣不夠機票錢?貧窮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這邊物美剛開始預售,那邊閑魚、百度貼吧上,就涌進大批“黃牛”,加價收會員,報酬從數百到3000元不等。

眼見網路近乎淪陷,茅臺又心生一計:

他當然不知道,半年後,茅臺酒的市場價已突破2500元,有的地方甚至3000元依舊一瓶難求。

每天虎視眈眈守在店門口的黃牛黨們,可不是吃素的。

“茅臺是醬香型白酒,沒有泡沫,有泡沫的那叫啤酒!”面對泡沫論的質疑,但斌以一種段子手式的戲謔予以回擊。

12月29日,仁懷市飄起了鵝毛大雪。

這點產量換算成酒,每年最多也就是1億瓶。而全中國有3.5億家庭,如果每個家庭每年喝一瓶,以茅臺現有的產量,連三分之一的需求都滿足不了。

就在此時,一場災難從天而降。

黃牛黨是這場天災最早的感知者。

“如果不是資金有限,這一個月我就可以賺200萬。”張明得意地說。

再加上10%左右的勾調老酒,茅臺當年可供銷售的量,大概是五年前基酒產量的85%。

因為還有比他們更瘋狂的人,不但自己搶,還雇人搶,不但用手搶,還用搶購軟件搶。

也因此,茅臺幾乎年年缺貨,但2019年堪稱史上最缺貨的一年。

“國酒”茅臺,也在2014年增長停滯,基酒產量僅3.87萬噸,幾乎與前一年持平。

在2019年博鰲亞洲論壇上,李保芳表示,茅臺酒最終的年產量是5.6萬噸,在6600噸產能擴建完成後將不再擴建。

單論價格,從全球範圍看,這位私募大佬的話也並非毫無道理。

有人抑制不住興奮,在網上發帖炫耀:全家出動,6人在Costco搶了12瓶茅臺,轉身賣給黃牛,半天凈賺12000元!

黃牛黨們打著飛的,浩浩蕩盪來到這裡,他們以免費旅游為誘餌,招募當地人,從茅臺機場飛往貴陽、成都等周邊城市,然後再飛回來。前提是:

打飛的到茅臺機場買酒,只是近年來黃牛黨們的瘋狂表演之一。

瘋狂的因子,也在那時開始孕育。

茅臺(600519)不是拿來炒的。

氣候、溫度直接影響白酒的出酒率。

普通消費者搶到一瓶,猶如中了頭彩。有人形容其難度,堪比春運搶火車票。

圖片:圖蟲創意、網絡2015年春,一場罕見的極端天氣席卷西南某地,暴雨、冰雹頻現……四年半後,它方顯猙獰。

往年氣候穩定的茅臺鎮,在2015年四五月份遭遇罕見的極端天氣,暴雨、冰雹頻至,晝夜溫差一度達到15℃。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