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平台-对于可受到著作权保护的短视频作品

  • 时间:

【12岁女生怀孕】

最後,可以從立法的層面加強對於網絡平臺運營者的監督。面對作品傳播方式的日新月異,對著作權保護不足將難以遏制侵權行為;在填平原則之下,按照實際損失進行侵權的損害賠償在很大程度上難以有效保護著作權。因此,懲罰性賠償被納入著作權法中的呼聲很高,以此可倒逼網絡服務平臺運營者提升平臺的審查及註意義務。

2、短視頻可享受哪些著作權保護

另外,即使未對短視頻作品做出任何篡改的行為,除著作權法另有規定外,未經著作權人許可,複製、彙編、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作品的,也構成侵權行為;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同時損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責令停止侵權行為,沒收違法所得,沒收、銷毀侵權複製品,並可處以罰款;情節嚴重的,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還可以沒收主要用於製作侵權複製品的材料、工具、設備等;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著作權保護的客體是作品。在我國,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並能以某種有形形式複製的智力成果”。可見,獨創性是作品的核心要義,簡單理解,是指作品是由作者獨立創作完成,飽含作者一定程度的思想和情感,具有原創性,並非抄襲、複製而成,也不是通過既定的規則推導而來。根據著作權法及其實施條例對於作品的分類,短視頻在具有獨創性的基礎上,可以考慮歸入“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製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之列。

(作者:佘力焓,系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副教授)

對此,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考慮:首先,加強短視頻網絡平臺運營者的註意義務。這裡的註意義務並不要求網絡服務平臺運營者對網絡用戶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為主動進行審查,只需要網絡服務平臺運營者能夠證明已採取合理、有效的技術措施來避免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行為。一方面保證了在當前的市場和經濟環境下網絡服務平臺的經營和發展;另一方面對於通過網絡“向公眾提供作品”的行為進行了適當的規制。

目前的短視頻網絡平臺主要有三種運營模式:第一種是短視頻網絡平臺運營者自行上傳自製的短視頻,平臺本身是短視頻作品的提供者;第二種是短視頻網絡平臺運營者本身並不上傳任何短視頻,而是為網絡用戶上傳短視頻提供存儲和鏈接服務;第三種是短視頻網絡平臺運營者既自行上傳短視頻作品,同時也為網絡用戶上傳短視頻提供存儲和鏈接服務。不論是哪種經營模式,短視頻網絡平臺都應更好“向公眾提供作品”的行為進行規制。

對於可受到著作權保護的短視頻作品,其著作權人享有人身權和財產權,其中,著作人身權部分不得轉讓;著作財產權未經權利人許可,他人不得進行商業利用。現實中存在短視頻網絡平臺、企業和網絡用戶在未經權利人許可的情況下,彙編、篡改視頻或加以使用,從而進行商業牟利的情況,這是侵權行為。著作權是一項專有權,除合理使用和法定許可外,他人不得未經權利人許可使用其作品。著作權法規定,歪曲、篡改他人作品的、剽竊他人作品的行為均為侵權行為,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著作權屬於作者。一般情況下,能成為作品的短視頻的著作權歸屬於短視頻的作者;考慮到短視頻具有短平快的特點,此類作品的作者通常集腳本創作、攝製和表演於一體。在形成複雜運營模式的情況下,短視頻的製作分工更細,存在製片者、短視頻腳本作者、短視頻圖片作者、短視頻表演者等區分,對此可按照我國著作權法上合作作品的模式,分別確認各個部分的權利歸屬。

當前,某些短視頻互聯網平臺上有專人從事短視頻的創作,併在此基礎上形成文創產業,所產生的短視頻具有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獨創性,在此情況下,該短視頻可以成為作品,受到著作權保護。

3、短視頻網絡平臺當負主體責任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還存在大量短視頻是未經權利人同意而截取他人電影等視聽作品的片段,或者是未經表演者同意而擅自錄播音樂會、劇院的演出等,這些都是侵犯原作者著作權或表演者鄰接權的行為,其使用不僅無法受到著作權的保護,還應該承擔侵權責任。

在廣泛傳播的同時,關於短視頻的侵權糾紛時有出現,並伴隨著一些法律上的困惑,即能否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短視頻的權利歸屬如何確定,侵權責任如何釐清,如何以法治方式更好呵護短視頻創作者的創作熱情等等。

1、短視頻是否 該受著作權保護

短視頻是當前人們廣泛使用的一種互聯網表達方式。短視頻播放時長較短,一般在5分鐘以內,其本質是一種短片視頻。最初,短視頻是一種以視頻來記錄生活的方式,伴隨著短視頻互聯網平臺的發展,短視頻製作逐步趨於專業化,以更好地吸引用戶、增加流量。

短視頻傳播快且內容豐富,某種程度上已成為與文字、語音等並駕齊驅的傳播方式。近年來,網絡流量的承載能力大幅提升,使短視頻的及時傳播成為可能。由於短視頻本身比單純文字、語音更具感染力,一時間內,各種短視頻互聯網平臺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受到投資者、互聯網產品開發商、作品創作者和傳播者的青睞。

不過,並非所有的短視頻都能成為著作權保護的客體。部分短視頻僅僅是行為人對日常生活的記錄。此種記錄不涉及著作權意義上的創作,所完成的成果不具有作品所要求的獨創性,無法成為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根據著作權法及其實施條例的規定,錄像製作者可以主張鄰接權。因此,對於缺乏獨創性的短視頻,考慮到其對於聲音和畫面的傳播,可以將此類客體歸入錄像製品。製作者可主張錄製者權,包括複製、發行、出租和信息網絡傳播權。

目前短視頻的主要傳播途徑是網絡。信息網絡傳播權是著作權中一項財產性權利。信息網絡傳播權行為的核心是“向公眾提供作品”。具體而言,提供作品必須是將作品置於網絡中的行為,提供接入服務、鏈接服務和存儲服務等行為均不是提供作品的行為。目前,在許多的短視頻網絡服務平臺上出現了大量的侵犯著作權的視頻短片。國家版權局在“劍網2018”專項行動中,對於短視頻平臺中存在的著作權侵權現象,集中約談了多家短視頻平臺。短視頻侵權日益成為社會關註的話題。

其次,當著作權侵權現象在短視頻平臺發生得特別嚴重時,平臺運營者難以規避明知或應知的主觀過錯,可以考慮增加網絡平臺運營者的主動審查義務,從而將侵權行為可能導致的後果由平臺運營者承擔連帶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