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上级-可党存辉并不这样认为::“下级监督上级

  • 时间:

【深圳体育中心倒塌】

領取聘書的基層風氣監督員。李灰懿 攝

此時,雪糕已發給班裡的所有人。唯獨到了班長尹超這裡,不僅非要把雪糕錢給他,還嚴肅地對他說:“戰友間的關係應該清清爽爽,心思和精力要多放在訓練上。”

2015年11月,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召開;翌年5月,軍委紀委派駐紀檢組正式進駐軍委機關部門和戰區;不久後,軍兵種、武警部隊、戰區軍種紀委也完成實體化編設……隨著軍隊“脖子以下”改革開始後,軍隊紀檢監察戰線逐漸向基層延伸。

人情與法理——“就是要倡導清清爽爽的同志關係”

這兩年,隨著執紀監督工作的逐步深入,旅級單位紀檢監察科在不斷完善監督工作。“不懂政策法規,就失去了監督的發言權。既然代表組織實施監督,就要當‘明白人’、說‘內行話’。”旅紀委書記邊慶軍說,上級下發的相關資料和本級業務部門的規章制度都很多,紀檢監察科要加強學習,才能更多地瞭解各個領域的制度規範,更好地開展紀檢監督工作。

因為是戰士提乾,有過基層經歷,又在機關幫過忙,魏一航因此被聘為營里的風氣監督員。上崗沒多久,他就發現一個問題:家屬來隊的時候,教導員叫文書在飯前的正課時間去食堂幫忙打飯。這屬於規定明確的“違規占用兵員”問題。

今年4月中旬,該集團軍某旅組織為期4天的創破紀錄比武競賽,30餘個比武課目評判過程全程錄像,基層風氣監督員全程參加。

放眼更多部隊,各單位的紀檢幹部和基層風氣監督員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感受。畢竟,新體制下的紀檢監察工作展開的時間並不長——

他不斷回想,監督眼下的這個工程時是否有遺漏的環節。

事後與事前——“這樣的‘婆婆嘴’越多越好”“總有幾個拖後腿的,連隊名次老上不去,讓人著急啊!”“從其他連借幾個尖子過來替換一下,這樣我們肯定能拿第一!”……訓練間隙,某旅二營火力連的幾名戰士圍坐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語議論起連隊即將參加的整建制5公里越野考核。

從剛開始不被理解到現在形成常態,從上崗之初畏首畏尾到現在勇敢擔當……基層官兵越來越理解和支持基層風氣監督員,並主動加入到風氣監督的行列中。同時,各級領導也更加註重對基層風氣監督員的獎懲考評,激勵他們主動作為,“把問題苗頭第一時間消滅在萌芽狀態”的監督理念更加深入人心,群策群力“剎歪風、樹正氣”的氛圍日益濃厚。

導彈測試專業課目比武中,1名參賽隊員在用力矩扳手測力矩中存在細微誤差,考官並未嚴格依規扣分,影響了比賽公平。擔任該課目的風氣監督員、三營四級軍士長魯連江現場提出質疑。考評組立即調閱比賽錄像、集中進行評議,一致認定這一評判結果有誤,應該扣分重新評判排名。考評組這種發現問題立行立改的務實作風,贏得參賽官兵的一致好評。

如今,軍、旅、營、連四級的基層風氣監督員全部持證上崗,發現問題苗頭隨時提醒、實時監督,主動靠上去當好政策宣講員、上下聯絡員、風氣督導員,這樣的“多重角色”越來越融入到他們日常的工作生活中,而基層官兵也逐步適應了這種來自身邊戰友的常態化風氣監督。

同樣,作為連隊風氣監督員的呂勝輝也遇到過類似情況。

“說,還是不說?”魏一航犯起了難,畢竟教導員是自己的上級,說了以後咋面對教導員?不說職責上又過不去。

內行與外行——“不懂政策法規,就失去了監督的發言權”

這讓黃志斌有些尷尬。晚點名時,班長就這件事還專門進行了強調,並要求“新兵不允許給老兵買東西,老兵不允許接受新兵的任何饋贈”。

看著手裡的20元錢,新兵黃志斌有些哭笑不得。

基層風氣監督員在連隊檢查工作。 王雲嶠 攝

對此,呂勝輝也有些無奈,風氣監督如果講感情,則容易出現執紀不嚴,反之又會被人說苛刻不近人情。“怎麼把握這個‘度’,確實挺難的。”呂勝輝感慨地說。

來紀檢監察科不到一年,王可山也有同樣的經歷。去年旅里年終考核,新大綱頒佈不久,考核課目、標準更加細緻。為了嚴把考核標準,他每天去監督都隨身帶著新大綱。

桌子上的一份文件,已被李曉陽來回翻了好幾遍。這是前幾天上級剛下發的《工程建設紀檢監察應註意把握的重要環節》。

“這樣的‘婆婆嘴’越多越好。當個‘婆婆嘴’多提醒,給連隊戰友事前多講講具體的政策法規,可防‘亡羊’了再‘補牢’。”謝磊說,當基層風氣監督員就是要幫助戰友少犯錯誤,或者及時制止問題苗頭鑄成大錯。

呂勝輝見狀,當即上前制止楊宏發煙的行為。不僅如此,他還委婉地提醒接過煙的老班長:“義務兵每月的津貼費很低,長此以往,他們很難存下錢,而且戰友之間的關係也會變得俗氣。”

下級與上級——“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武器,對上級也要敢用”

幾個月前,旅里決定重建旅史館。作為紀檢監察科幹事,李曉陽擔負了整個工程的監督任務。在招標、考察、競標、評標等一系列過程中,李曉陽全程跟蹤監督,確保沒有違規違紀問題。但在這個過程中,他也遇到一些煩惱。

“邊翻大綱邊監督,官兵一看就知道你是個‘門外漢’。”說起這個,王可山覺得比較尷尬,有時發現了問題,官兵也會提出質疑,而且遇到一些專業問題心裡就更加沒底。

聽到這些議論,連隊風氣監督員謝磊插了話:“這種比武考核‘湊尖子’的做法,屬於上級明令禁止的不實訓風,絕對不能幹!”這番話,讓剛纔的幾名戰士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下級如何監督上級”的問題困擾著黨存輝和魏一航,也困擾著其他基層風氣監督員。職級不高責任不小,第76集團軍明確的基層“微腐敗”和不正之風等9個方面58個問題,都在基層風氣監督員監督之列,但不少問題避不開比自己職務高的上級。

黨存輝發愁,剛下連不久的排長魏一航也是心裡打鼓。

因為這張“婆婆嘴”,謝磊曾“得罪過人”,但他始終覺得很有意義。這次被旅里正式聘任後,他更增添了幾分責任感。

列席旅黨委常委會,這在戰友們的眼裡是“好厲害”,可黨存輝並不這樣認為:“下級監督上級,真是拉不下臉來。雖然上級多次強調‘有什麼情況都可以直接反映’,但就是感覺放不開手腳。”

事實上,類似這樣的情況不在少數。針對家屬來隊交納伙食費這件事,少數官兵也有不同的看法。“按照規定,家屬來隊應當交納伙食費。”營里的風氣監督員、排長李航說,但有時一些官兵的家屬大老遠趕來,就待幾天,還要專門監督他們是否交納伙食費,是不是顯得有些不近人情?

夜色已深,紀檢監察科的辦公室依舊亮著燈。

一次訓練的間隙,戰士楊宏隨手拿出一包香煙,每人一根遞給周圍的老班長們。

“體現官兵友愛、戰友情深的方式有很多。人際往來必須慎小慎初,我們就是要倡導清清爽爽的同志關係。”某旅紀委書記祁永東說,像這樣的“小事”“小節”,可以按照有無目的或者工作和生活來區分,如果目的不純影響風氣就應該堅決制止。純正基層風氣,就是要抓細抓小,讓“探照燈”照到作風建設的角角落落,這是每名基層風氣監督員的“必修課”。

事情雖小,但黃志斌在敬佩的同時還是隱約感到,自此以後自己和班長之間仿佛多了一道說不清的“隔閡”。

自從被聘為集團軍基層風氣監督員後,黨存輝開始參加旅里的風氣監督工作。因為可以列席旅黨委常委會,又有監督常委們的資格,一不小心被戰友們調侃,叫他為“黨常委”。

怎麼處理這個問題?“下級對上級的監督往往是比較困難的,作為基層風氣監督員,批評上級拉下臉確實不容易。”該旅紀委書記邊慶軍分析認為,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武器,對上級也要敢用。基層風氣監督員要善於利用政策法規來開展工作,講清道理讓上級意識到問題所在,這樣往往更利於溝通交流。對於嚴重的問題,必須講原則及時上報紀檢部門。同時,上級也要習慣接受群眾監督,聽取官兵的意見建議,這樣就能避免犯錯誤或者少犯錯誤。

“我能確保流程的規範,也能有效防範‘圍標’‘串標’的問題,但在工程資料審查時會感到有些束手無策。”李曉陽無奈地說,自己在工程建設上沒受過專門的培訓,遇到類似工程預算書中這種專業性比較強的數據材料,很多看不懂。

“嘀!”某旅副政治教導員黨存輝對著牆壁上的收款碼掃了一下,手機屏幕立即顯示出收款方的名字。

30分鐘前,他通過手機微信在軍營超市支付了20元錢,那剛好是10根雪糕的錢。“自己下連沒多久,買些雪糕和同班戰友一起分享,沒啥不好吧?”黃志斌當時想得有點簡單。

“我們在監督別人的同時,也要監督好自己。”對這件事,作為連隊風氣監督員的尹超有自己的看法:幾根雪糕儘管不值錢,但“吃人家的嘴軟”,容易出現處事不公的情況。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壓根不接受這樣的饋贈。

話雖有理,但還是遭到一些戰友的白眼和吐槽:“一個願發、一個願抽,戰友之間髮根煙增進增進感情怎麼了?”

對照門面房上的牌子,黨存輝發現了蹊蹺:店名不一樣,牌子也是新的,應該是不久前剛換過的。通過和軍需營房科助理員聯合調查,發現這個供貨商是為了中標的“皮包公司”,隨即將其淘汰出局。

除了紀檢幹部要避免看不懂、搞不清的“外行監督內行”現象,基層風氣監督員也是如此。據筆者瞭解,該旅下一步還將每半年組織一次基層風氣監督員集中培訓,安排財務、軍需營房、人力資源等業務科室進行法規授課,採取難題會診、案例分析等形式,幫助基層風氣監督員儘快吃透法規制度。

像這樣的情況,謝磊遇到過不少,戰友的一些錯誤想法就被他這樣曉之以理地“扼殺在搖籃里”了。久而久之,官兵稱他為“婆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