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戰士們思念遠方家人時都會看看這故鄉的土

  • 时间:

【纳达尔横扫费德勒】

該連腦木特哨所海拔1202米,屬內蒙古高原地形。這裡水源匱乏、乾旱少雨,年降水量不足200mm,蒸發量卻高達2500mm。

“哨所氣候乾燥,不少剛來的戰士都會因不適應環境而流鼻血”,哨長目喜樂說,哨所現有8名戰士駐守。在哨所一樓的一個木架上,展示著不少輪值駐守戰士帶來的故鄉土。

每到巡邏組去執行任務時,大黃都會默默跟隨,這一跟就是十幾年。如今大黃“年事已高”,但卻依然會跟隨巡邏組去執勤。它將自己的一生也奉獻給了邊關。

茫茫北疆,固邊有我,默默無聞,忠誠奉獻。記者走進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連,深入哨所、執勤點,體會到北疆惡劣艱苦環境的同時,也不乏濃濃的邊關情、戰友情撲面而來。

哨所戰士們同吃同住輪流做飯,不少人都練就了一番好手藝。來自廣東河源的上等兵黃少斌說,他剛來的時候也很難適應邊疆生活,常常思念家人,“但是乾久了,捨不得邊關也捨不得戰友。”

巡邏犬大黃隨巡邏組執勤。(攝影 高媛)

在該連某邊防執勤點,有一條巡邏犬陪駐勤戰士度過了12個春夏秋冬。

哨樓里陳設的故鄉土。(攝影 王捷)

“編外巡邏犬”大黃的媽媽是一條軍犬,在媽媽退休後,大黃又光榮的接替了母親的使命戍守邊關。2007年入列,2009年冬天在一次執勤任務中,大黃因踏入牧民的捕狼夾失去了右後腿。沒有大黃,夾到的就可能是戰士。

邊防戰士們手捧故鄉土。(攝影 高媛)

河北、河南、四川、山東、廣東、廣西…每一個裝土的玻璃罐里都標著戰士的姓名與家鄉的地名,每當戰士們思念遠方家人時都會看看這故鄉的土。

巡邏犬大黃隨巡邏組執勤。(攝影 高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