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上映仅4天的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已超过8亿元

  • 时间:

【富士康获华为加单】

中信建投研報指出,相較成熟的海外動畫電影產業,國產動畫電影目前存在風格較為局限、海外市場推廣乏力、合家歡元素不足、系列化運作及衍生變現能力較弱等問題,發展潛力仍有待開發。對比海外較為成熟的系列化合家歡動畫電影作品,影片全球票房往往為本土票房兩倍以上,最高甚至可達6倍。《哪吒之魔童降世》有望率先在“合家歡”題材上實現突破。

中國證券報記者註意到,《哪吒之魔童降世》受益最大的當屬光線傳媒。該片製作方為霍爾果斯可可豆動畫影視有限公司;出品方包括北京光線影業有限公司、霍爾果斯彩條屋影業有限公司(簡稱“彩條屋”)、可可豆動畫、霍爾果斯十月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北京彩條屋科技有限公司;發行方為光線影業,聯合發行方為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工商資料顯示,除聯合發行方外,上述的製作方、出品方和發行方均為光線傳媒子公司或參股公司。

□本報記者 於矇矇截至7月29日晚,上映僅4天的國產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已超過8億元。值得註意的是,上一部引爆觀影熱潮的國產動畫電影還要追溯到2015年暑期檔的《西游記之大聖歸來》,該片累積實現票房9.56億元。分析人士指出,《哪吒之魔童降世》有望創造國內動畫電影票房紀錄。

“動畫電影的製作工藝複雜,培育周期較長,面臨成本和周期的挑戰。迪士尼動畫電影單片成本在1.5億美元左右,資金儲備和全球發行渠道允許其雇用500多人的製作團隊,拉長製作周期(迪士尼一部片子通常製作周期為5年),投入更多資金進行製作。”奧飛娛樂電影業務負責人指出,而國內一部動畫電影的成本僅是迪士尼的幾十分之一,主要的回收市場還是在中國,沒有相應的海外渠道,市場規模小,回收渠道有限。國內動畫電影通常受成本和周期限制,團隊規模小,製作時間短,從業人員工作強度大負荷重。

光線傳媒能“押中”《哪吒之魔童降世》並不意外,背後源於早前的佈局。彩條屋成立於2015年10月,是光線傳媒旗下以動畫、漫畫、奇幻元素為核心的綜合影視公司。介入之初,國內動畫電影發展並不成熟。彩條屋投資已超過20家公司,以前期工作室為主,網羅了行業內的精英導演。彩條屋希望幫助這些導演實現職業化,同時保留其獨特的審美和創作空間,核心是一套完整的製片流程。

奧飛娛樂方面透露,《喜羊羊與灰太狼》後續以3D大電影重新亮相,《大衛貝肯之倒霉特工熊》將在2020年推出第二部續集電影,創下多個收視冠軍的大熱IP《超級飛俠》將在2021年接力推出首部大電影。

基礎薄弱儘管《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表現火爆,但國內動畫電影總體發展並不理想。2018年,我國共生產各類電影1082部。其中,故事片902部,動畫片51部,紀錄片57部,科教影片61部,特種電影11部。動畫電影票房占總票房在5%-15%之間;2015年,依托《大聖歸來》等的出色表現,動畫電影票房占比達15%;之後三年占比逐年下降,2019年上半年憑藉《獅子王》、《熊出沒·始時代》、《千與千尋》、《白蛇:緣起》等動畫電影,占比再度超過10%。

潛力待挖掘《西游記之大聖歸來》在2015年的成功讓國產動畫電影受到了更多關註,但該片主控方橫店影視後續未能在動畫電影領域“趁熱打鐵”,近幾年來少有作品問世。中國證券報記者梳理髮現,眾多上市公司佈局了動畫電影“賽道”,但產出的作品屈指可數。從目前情況看,國內動畫電影市場佼佼者光線傳媒和奧飛娛樂都從各自角度驗證了其發展邏輯。

奧飛娛樂切入動畫電影得益於其擁有豐富的IP儲備。公司稱,打造出優質的動漫電影,用創意內容為產業賦能,加速IP變現。同時,希望依托電影的頭部內容屬性,擴大IP流量。奧飛娛樂在2017年寒假上映“貝肯熊”動漫形象的首部3D動畫院線電影《大衛貝肯之倒霉特工熊》,取得1.26億元票房,成為第三個票房過億的國產合家歡系列動畫電影。2017年暑期檔上映的《十萬個冷笑話2》,取得1.33億元票房。而此前上映的“喜羊羊與灰太狼”系列電影已累計取得超過8億元票房。

長城證券預計,《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約為8億元-16億元。根據約定,在光線傳媒出品占比60%-85%的條件下,《哪吒之魔童降世》對光線傳媒發行與製片提供的合計收入預測區間為2.1億元-5.5億元。

引爆口碑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改編自中國神話故事,講述哪吒的成長經歷故事。《哪吒之魔童降世》未公映前口碑就已引爆,該片在豆瓣獲得8.7的評分,超越了此前國產動畫電影票房保持者《西游記之大聖歸來》的8.3分。燈塔專業版數據顯示,《哪吒之魔童降世》想看人數為36.49萬人,燈塔八爪魚收集到該片14.19萬條有效評論,正面評論達95%。

儘管《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火爆,但國產動畫電影目前發展仍不理想,存在基礎孱弱等諸多問題。相關上市公司更多是“持幣觀望”。業內人士指出,相較成熟的海外動畫電影產業,國產動畫電影目前存在風格較為局限、海外市場推廣乏力、合家歡元素不足、系列化運作及衍生變現能力較弱等問題,發展潛力仍有待開發。

相比於海外成熟市場,國內動畫類型電影“存在感”偏低。2018年,日本TOP20電影中動畫片占六席,票房占比33%;美國TOP20電影中動畫電影占五席,票房占比24%;而同期中國TOP20電影中無動畫類型,且鮮有票房突破5億元的國產動畫電影。

上映後,《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表現不負眾望。7月26日上映首日,僅1小時29分總票房就突破1億元大關,創動畫電影最快破億紀錄。同時,《哪吒之魔童降世》超越《熊出沒·原始時代》,創造了國產動畫電影首周票房紀錄,刷新《神偷奶爸3》創下的動畫電影首周4.42億元的票房紀錄。隨著口碑持續向好,該片獲得了更好的排片占比,7月26-7月29日分別為33.7%、42.6%、45.8%、49.4%。根據貓眼的最新預測,《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有望高達22.59億元。

差距的背後是國產動畫電影產業基礎薄弱。奧飛娛樂電影業務負責人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國內動畫製作起步較晚,經過十餘年的快速發展,國內三維動畫技術逐漸成熟,少量頭部一線製作公司製作能力可以媲美國際水準,但整體製作水平依然落後於國外企業,缺乏工業化的製作流程以及專業的人才及技術團隊。而這恰恰是動畫電影產業所高度依賴的。

2016年-2018年,彩條屋相繼出品製作《大魚海棠》(票房5.6億元)、《大護法》、《昨日青空》三部成人導向的動畫電影。但是,除《大魚海棠》外,其他兩部電影票房表現平平。彩條屋旗下儲備的《姜子牙》、《鳳凰》、《深海》、《大聖鬧天宮》神話系列將於2020年相繼上映。

民生證券指出,進口動畫電影占總動畫電影票房60%-70%(2015年由於《大聖歸來》超預期表現,進口動畫片占比為55%);目前進口電影平均票房1億元-2億元之間,優於國產動畫電影;近年來,國產動畫電影單部平均票房不斷上漲,2019年單部平均票房與進口動畫電影基本持平。從目前情況看,國產動畫電影多以低幼系《熊出沒》、《喜羊羊》為主,且多在春節檔上映;而進口動畫電影體量更大、內容更加豐富、受眾更廣。

一組數據可以一窺《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用心程度。整個項目製作人數超過1600人,包含5000多個初版設計鏡頭,1400多個特效鏡頭,從籌備到製作用了將近5年。其中,前期和劇本將近兩年,中期製作將近3年。一位華東券商傳媒分析師指出,《哪吒之魔童降世》相比《西游記之大聖歸來》質量更高,而且近期國產片數量少,積累了一批國產片的觀影需求。“這部片子可以說天時地利人和都趕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