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上市-HS7将成为红旗品牌H系售价最高的车型

  • 时间:

【无票大妈殴打乘警】

講真,如果不考慮情懷,你真的會花重金買一輛紅旗HS7嗎?

1989年4月,國務院及有關部門批覆一汽恢復紅旗牌高級轎車生產。雖然生產廠家元氣大傷,當年還是生產20輛紅旗轎車,發往北京滿足國慶節用車。

其實,在紅旗HS5這個車型上,提車難問題已經出現。上海某紅旗體驗中心銷售人員告訴記者,“HS5目前都是以訂單形式銷售,店里只有一輛展車和一輛試駕車,最早今年8月底才能提到車。就算是H7車型都是來一輛賣一輛,現車很少。”

7月12日,紅旗在自己的主場長春辦了一場發佈會,來宣告HS7的到來。為了讓更多的人體會到紅旗的情懷,紅旗聯手演員靳東拍了一部廣告片,在網絡上引發關註。

紅旗官網顯示,目前紅旗旗下H系共有4款車型,包括H7、H5兩款轎車車型,以及HS5、HS7兩款SUV車型。從銷量上來看,目前紅旗主要靠售價最低的H5(售價區間為14.68萬-19.08萬元)來提升。今年上半年,一汽紅旗累計銷售整車約3.32萬輛,其中H5銷量超過1.3萬輛,占比接近40%。

此外,在紅旗HS7所在的中大型SUV市場群狼環伺。據不完全統計,今年在中大型SUV市場將有十餘款新車上市,豪華車企也在該細分市場紛紛加碼。在此背景下,HS7上市後能否不負一汽厚望,業內對此十分關註。

不過,自從去年年初紅旗確定新品牌以來,情況得到好轉。今年上半年,一汽紅旗累計銷售整車約3.32萬輛,超過了2018年全年銷量。

其實在HS7還未正式下線之前,紅旗就在天貓上發起了“定金7777元送手機”“賓賓有禮”等營銷活動。浙江某紅旗體驗中心銷售人員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6月底,我們店就接到了通知,開始對HS7提前宣傳並接受預定,紅旗對這款車很重視。”

然而,紅旗卻一直未走出虧損陰影。一汽集團從1958年至1981年共生產各型號紅旗轎車1540輛,最低單車成本6000元,到1968年單車成本已達22萬元,巨大的虧損額曾讓紅旗一度停產。

HS7遠超紅旗H系其他三款車型的售價,也遭到了網友的吐槽。

紅旗幾經沉浮提起紅旗轎車,不少國人心中一股情懷油然而生。可以說,在世界汽車史上,很少有這樣一個汽車品牌得到過那麼多國家領導人的關註。在上世紀70年代,許多來華訪問的政界名流,都懷有這樣3個願望:“見到毛主席,住進釣魚台,坐上紅旗車!”

情懷能否換來銷量?在HS7上市發佈會上,“情懷”二字被反覆提及。紅旗團隊甚至請來了“王珮瑜”、“武大靖”等公眾人物擔任“新高尚情懷人士”。

H系最貴車型降臨作為紅旗品牌旗下中大型SUV ,HS7的售價區間為34.98萬-45.98萬元。這意味著,HS7將成為紅旗品牌H系售價最高的車型。

作為一款中大型SUV,HS7很容易被拉起來和奧迪Q7等車型作對比,甚至有網友調侃:“這發動機Logo下麵撬開是不是奧迪。”

2017年隨著徐留平北上執掌一汽集團,紅旗迎來第四次復興。“在市場化過程中,紅旗,這位共和國汽車工業的英雄卻面臨了巨大轉型調整之痛,經歷了彷徨和迷茫,遭遇了挫折和困難,不僅令自己、也令國人黯然神傷。每念及此,我們深感自責、慚愧、心痛和不甘。”徐留平曾痛心地表示。

提車難背後是紅旗品牌急劇擴張的銷售渠道建設。紅旗汽車官網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紅旗在全國的體驗中心已經達到104家。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中紅旗品牌在全國的經銷商數量僅為20多家,擴張速度可見一斑。

目前,HS5由於上市時間短,還正處於產量和銷量爬坡階段,HS7的上市將進一步為紅旗爭奪SUV市場份額。但不可忽視的是,曾經狂飆突進的SUV市場增速已經放緩。中汽協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SUV市場累計銷量約為430.1萬輛,同比下滑13.4%。其中,自主品牌SUV累計銷量約為229.5萬輛,同比下滑23.3%,市場份額下降6.9個百分點。

與其他中大型SUV相同,HS7的側面並沒有太過複雜的線條和裝飾,車身尺寸方面,紅旗HS7長寬高分別為5035/1989/1778(1756)mm,軸距為3008mm。

不過,從HS7的外觀、配置來看,這個售價並未定得過高。紅旗HS7搭載了3.0T+8AT動力總成,設計風格源自2016年北京車展上發佈的紅旗S-Concept概念車,擁有尺寸巨大的紅旗品牌標誌性直瀑式進氣格柵,兩側多邊形大燈組內部含有兩顆透鏡和一根C字形LED日行燈帶,頗具科技感。

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一汽集團推動紅旗品牌進行三次市場化復興。但三輪復興計划下來,一汽集團在紅旗品牌上雖投資過百億元,嘗試了紅旗事業部獨立、直銷、抽調合資人才支援、與奔騰並網等多種方式,但紅旗在市場上始終未能打開銷量,最高業績還是小紅旗時代年銷3萬輛的成績單。

1964年,40輛紅旗車讓這個品牌嶄露頭角,紅旗也正式成為中國國賓專用車。隨後在1965年9月,第一輛紅旗三排座高級轎車問世。那時,紅旗轎車在北京最令人矚目,連北京的老太太也知道“紅旗”。很多人說:“這是中國第一車。”

事實上,有歷史的紅旗品牌從不缺少情懷二字,但情懷能否換來銷量,目前尚未可知。值得註意的是,與熱情高漲的營銷宣傳相比,紅旗正深陷提車難。“現在預定HS7至少得等1個月以上,都是按訂單提車。”浙江某紅旗體驗中心銷售人員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