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险公司-华海财险的第三项违法情况为违规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华海康盈

  • 时间:

【杭州失联女童监控】

具體來看,在車險業務虛列費用方面,2017年1月至7月,華海財險營業總部通過廣告費、業務宣傳費等費用報銷資金後支付中介機構車險代理業務品質獎勵合計559.08萬元。所涉報銷廣告費等費用系虛列,財務數據不真實。時任華海財險營業總部總經理胡國棟對上述違法行為負有直接責任。

銀保監會認為,華海財險上述行為屬於超出批准的業務範圍經營的行為。時任華海財險總經理薑南、時任華海財險意健險部負責人李瑞銀、時任華海財險營銷管理部負責人馬超、時任華海財險客服部意外及健康險理賠處經理王強對上述違法行為負有直接責任。

值得註意的是,這已是華海財險在近兩個月內第二次因為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高管而被罰。4月28日,華海財險曾因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董事,被銀保監會合計罰款7萬元。

華海財險的第三項違法情況為違規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華海康盈。這一產品標準全稱為“附加個人生活質量保障津貼保險”,該產品的銷售期間為2016年5月至12月,保費收入3.19億元。根據條款規定及理賠規則,公司應對所有保單給予“保費+固定比例收益”全額賠付,且實務中華海財險對上述幾乎所有的附加險都進行了賠付。因此,該附加險具有明顯的投資屬性,應認定為投資型保險產品。

銀保監會經覆核認為:一是從華海康盈產品的設計、理賠及固定收益看,屬於投資型產品,但公司不具有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資格,屬於超出批准的業務範圍經營。二是投資型保險產品需報送監管部門嚴格審批,公司未按規定報送審批,而以備案方式規避對審批類產品的嚴格監管。公司停售和註銷華海康盈並未消除影響,不構成對違法違規行為的糾正,未設立保險收入專有賬戶與本案違法事實無直接關係。三是涉案金額巨大,嚴重危害保險市場秩序,性質惡劣,薑南作為分管華海康盈產品銷售工作的總經理,負有直接責任,應予從重處罰。綜上,對華海財險、薑南的申辯意見不予採納。

針對上述違規情況,華海財險、薑南提出申辯及聽證,請求從輕或減輕處罰:一是其對華海康盈產品的銷售管理存在疏漏,並非有意經營投資型保險產品。二是銷售的華海康盈產品已向監管部門備案並取得備案號,在檢查前已主動停售和註銷,且未設定專用賬戶運用華海康盈產品保費收入,社會危害性較小,符合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情形。三是認定違法情節嚴重的事實不清,予以從重處罰的裁量依據不明確。

《關於進一步加強財產保險公司投資型保險業務管理的通知》(保監發〔2012〕40號)第三條對財產保險公司經營投資型產品的資質條件作出了規定,華海財險不符合“公司持續經營3個以上完整的會計年度,最近3個會計年度盈利和虧損相抵後為凈盈利”的要求,不具備經營投資型保險產品的資質條件。

對於上述違法行為,銀保監會對華海財險罰款50萬元,同時責令停止其營業總部接受商業車險新業務3個月,並對胡國棟警告並罰款10萬元。

就華海財險違規銷售華海康盈投資型產品的行為,銀保監會決定對華海財險罰款50萬元;對薑南警告並罰款10萬元,同時撤銷其任職資格;對李瑞銀警告並罰款10萬元,對馬超警告並罰款10萬元,對王強警告並罰款10萬元。

不過,關於薑南對第二項違法行為的申辯意見,銀保監會經覆核認為:一是其作為時任公司總經理,對公司領導分工有較大影響,直接參与唐海明任職決策和於暉部分分工文件的審批。二是認定於暉違規任職的時間始於2015年11月,薑南稱2015年3月未擔任總經理和分管人事部門與其在於暉違規事實中的責任認定無關。綜上,對薑南的申辯意見不予採納。

銀保監會7月13日剛剛啟用的新官方網站披露顯示,華海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海財險)因車險業務虛列費用、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高管、違規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華海康盈等違法行為被罰。這一罰單的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26日。

時隔近兩個月,華海財險再次領到銀保監會罰單。

針對上述違法行為,薑南提出申辯意見:一是根據公司章程,總經理不具有高管任命和決定高管分工的職權。二是2015年3月,在其尚未擔任總經理時,於暉已實際具有高管身份,未對於暉分工文件進行審批;2015年11月調整於暉分管部門,其無決策權,審批分工文件僅是工作流程上配合。三是唐海明違規任職時,其已不分管人力資源部,未審批相關文件。因此,其不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關於於暉對第二項違法行為的申辯意見,銀保監會經覆核認為:一是委托派出機構進行現場檢查符合相關查處程序規定;對於暉進行電話調查徵得其同意,向公司出具了現場檢查通知書,並由公司主要負責人對現場檢查事實確認書予以確認;對於證明材料,可以根據檢查情況要求當事人提供;調取的相關電子證據均與原件核對無誤,經公司認可並加蓋公章;現場檢查通知書明確檢查期限為“暫定90天”,檢查時間可根據檢查情況適當延長;檢查範圍為“經營管理情況”,包含違規任命高管等問題。二是於暉在未取得副總經理任職資格核准的情況下,分管多個核心業務部門或經營單位,並以分管領導身份對相關經營管理事項進行審批,超出董事會秘書的職責範疇,實際履行了副總經理的職責;其是否享受副總經理的福利待遇不影響對其不具備相應任職資格情況下實際履職行為的認定。三是根據公司的領導分工文件,自2015年11月起,於暉違規履職時間長達20個月,事實清楚,其對違法行為負有直接責任。綜上,對於暉的申辯意見不予採納。

於暉也提出申辯及聽證稱:一是調查程序違法,包括委托派出機構進行現場檢查、未向其出示調查通知書及現場檢查事實確認書、未讓其提供有關證明材料、檢查時間和檢查項目超出現場檢查通知書規定的期限和範圍等。二是處罰事實依據不清,其履行的是董事和董秘職責,從未履行副總經理職務和享有副總經理的福利待遇,認定其在實際工作中履行副總經理職務與事實不符。三是其非直接責任人員,對其處罰適用法律錯誤。四是其已被免職,未造成危害後果,應當免於處罰。

就處罰情況而言,華海財險合計被罰110萬元,並被責令停止其營業總部接受商業車險新業務3個月。在人員方面,7名高管被警告及罰款,其中時任華海財險總經理薑南還被撤銷任職資格。華海財險官網顯示,薑南目前仍為該公司總經理。

銀保監會決定,華海財險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高管的行為,對其罰款10萬元;對趙小鳴警告並罰款10萬元,對薑南警告並罰款10萬元,對於暉警告並罰款5萬元,對唐海明警告並罰款2萬元。

在人員聘任方面,華海財險擬任副總經理於暉(2015年11月6日印發分工文件,2017年6月30日免職)、擬任總經理助理唐海明(2017年6月28日印發分工文件),截至檢查日均未獲得銀保監會的相關批覆,但在實際工作中履行相關職務。時任華海財險董事長趙小鳴、時任華海財險總經理薑南、時任華海財險董事會秘書於暉、時任華海財險有關負責人唐海明對上述違法行為負有直接責任。

華海財險是中國首家以海洋保險和互聯網保險為特色的全國性、綜合型財產保險公司,於2014年12月9日正式開業。該公司註冊地位於山東煙臺,註冊資本12億元。華海財險共有11家股東,第一大股東為那曲瑞昌煤炭運銷有限公司,持股20%;煙臺誠泰投資有限公司、龍口嘉元東盛熱電有限公司、新泰市宏泰煤炭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分別持股10%,另有3家公司持股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