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垃圾南京-本身也是南京城市治理走向“共治”的一个例证

  • 时间:

【现实版烈火英雄】

原標題:垃圾發電廠可否變身“地標”

在16日舉行的第23期南京城市治理圓桌論壇上,圍繞“城市共治”話題,各位專家和公眾委員們貢獻許多精彩事例和觀點。從垃圾分類到城市更新,從市容管理到街道美化,城市治理的內容既寬泛又瑣碎,如何吸引更多市民參與,融入城市治理大框架,通過“共治”提高治理效能,成為建設美好城市的一條必答題。

“在南京我們都是刷卡乘車,想象一下,如果可以用垃圾付車費,是不是很有意思?印尼有些城市塑料污染嚴重,他們出台措施,用5個塑料瓶或10個塑料杯就能換一張公交車票,公交車變成城市塑料垃圾處理的重要環節……”

圓桌論壇連續舉辦23期,本身也是南京城市治理走向“共治”的一個例證。2020年也是南京探索特大城市治理現代化新路徑的起步之年。南京市城治辦常務副主任、城管局副局長司徒幸福介紹,作為全國首個城市治理地方立法的城市,南京於2016年成立城市治理圓桌論壇這個議事平臺,借助這個載體,圍繞城市治理的熱點、難點和痛點,邀請來自社會各界的公眾委員和專家建言獻策、借智生策,努力實現全民參與城市治理。如今,圓桌論壇已成為南京城市治理的一個品牌和一張名片。

郭菲舉例說,美國舊金山利用人行道上比較寬闊的路段,改造街心小公園。至於選哪些路段改造、如何改造、建成後如何維護,除了有專業設計師參與,還有社區居民全過程介入。最終建成的公園風格各不相同,市民都很樂意使用。鮑威爾大街原有人行道擁擠,在外擴後增設多組桌椅,吸引人們停留。街邊的護欄和花壇頂部都有一個帽檐式寬邊,行人可以在上邊放杯咖啡,倚靠著休息。這樣的人性化改造,既成就城市漂亮的風景線,又提升人們的體驗,促進消費。

南京市城治委公眾委員、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院長胡翼青說:“現在的城市,層層疊疊嵌入一個又一個時代的印記,我們這一代人在保護城市歷史文化的同時,也要反思我們能給未來的南京留存一些什麼,南京憑什麼屹立在中國乃至世界的城市之林。城市不是用來區隔、而是用來融通的,城市不是同一性的、而是差異化的。要用共治給大家創造更加美好的家園。”

城市管理部門花大力氣,統一沿街店鋪店招,改造道路隔離牆,出新老小區,但有時卻得不到市民的認同。加拿大INNOVISION設計集團總裁郭菲建議,“通過建立自上而下的公眾參與理念和自下而上的公眾參與機制,實現從整治到共創、共管、共治的可持續的城市市容環境更新。因為市民既是創造城市空間的主體,也是消費城市空間的客體,要利用好他們這種角色,給他們賦權,讓他們發揮作用。”

日本廣島大學終身教授張峻屹以視頻連線的方式參與論壇。他介紹說,日本的空間有限,廣場很少,道路交通空間由警察管理,為了安全原本不能占用,但為了城市的活力和市民生活品質,也經常想盡辦法去挖掘這些空間。日本的市政府和社區管理者時常向警察申請使用道路空間,用來舉辦音樂會、街道派對、周末集市等公共活動。城市治理是一種服務,應建立生活指向型的城市管理,既做好大的戰略設計,又儘量在細節上完美。

英國蘭卡斯特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劉凌軒為大家介紹歐洲城市的垃圾治理經驗。他的觀點是,“垃圾分類的本質不是把垃圾分進不同的垃圾箱,而是要讓各類垃圾進入完全不同的高效物流體系。這樣一種有序的物流體系建設,才是垃圾分類管理的重中之重。垃圾分類需要制度規則、商業創意、技術創新,也需要政府、行業、社會與個人‘共治’。”

“丹麥規模最大的一家垃圾發電廠,被設計成地標建築,它有觀光電梯,屋頂斜坡是個公園,市民可以散步,可以參觀發電廠垃圾焚燒處理全過程,參觀結束還可以在頂樓天台用餐。這樣增進市民對垃圾處理的理解,削減抵觸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