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德庆新闻-「纪实节目团队也采访到了《相遇》篇章那个年代的基层科研人员

  • 时间:

【谷歌实现量子霸权】

項目團隊的執念:好故事與高質畫面

「看過電影的觀眾都感嘆電影中演員的演技,可以說我們在記錄中被每一個演員的敬業所感動。」節目總導演潘琴在聊起《我和我的祖國》中的演員們的付出時動情地表示。《北京你好》篇章中出租車司機張北京的扮演者葛優給了她最大的驚喜,「那天是去出租車公司體驗角色,他的助理臨時有事,葛大爺(葛優)沒有帶一個工作人員,準時來到了現場。」潘琴說,當天葛優是計劃先與司機們聊天,根據角色瞭解出租車司機的工作、生活。

陳凱歌作為電影總導演,也是《白晝流星》篇章的導演。這個故事發生在中國偏遠的西北地區,是七段拍攝中條件最艱苦的場地,編導們在檢查紀錄片素材時,發現每一段裏都伴隨著呼呼的風聲。「《白晝流星》常常有夜晚和清晨的拍攝,為了等一個日出,攝製組會連夜進行準備和拍攝。」紀實節目團隊在現場看到,陳凱歌導演雖然是其中資歷最深的導演,但場景怎麼拍、航拍機飛多高、服裝什麼樣,演員該做什麼動作,「凱歌導演都很清楚,一點一滴都親力親為。」

據悉,紀實節目團隊在這半年多的時間裏不僅跟拍了電影攝製組,還採訪了很多中國歷史上大事件的親歷者。開國大典海軍方陣護旗手方昆山、連續十一次出任國慶大閱兵海軍受閱方陣總教練孫國楨……

《奪冠》七月開拍,是最晚開始的篇章,但導演徐崢堅持將弄堂建造、裝修完成後再開拍。潘琴說:「他是一個很細緻、清醒的導演,八十年代的弄堂裏該有什麼、不該有什麼,牆壁的顏色、窗戶紙的紋路等他都在思考,甚至狗上房頂叼走的那塊鹹肉,都是徐崢自己挑選的。」最終走進佈置好的弄堂時,工作人員們以為這裏真實有人在居住,「因為生活細節太真實了!」「這些導演面臨的困難很多,支持他們成功完成電影的動力,除了對藝術的追求,更重要的是他們對獻禮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的熱忱。」紀實節目導演組認為。在《前夜》的紀實節目中,管虎曾經表示:「我們這個行業,一定是從根上深深地熱愛這塊土地和人民,現在有這個拍攝的機會,我覺得被選中是一種榮譽。」

演員的自我修養:角色不分大小

青年紀實團隊:一次深刻的愛國教育

黃渤在拍攝《前夜》期間高燒,導演安排替身拍完無需露臉的戲分,黃渤在打完點滴後主動要求補拍,只因為「拍戲不止是臉的事情,動作、身形都可以傳達人物,覺得還有更好的可能性」。《奪冠》拍攝中,今年剛剛十歲的韓昊霖在經歷了上海最熱的天氣,弄堂裏的跑上跑下、屋頂的「飛簷走壁」、搬運十三吋電視機實物,讓這個小演員無數次中暑……「我們紀實節目基本全程跟組,這樣的故事太多了。這個電影中,我們看到的每一個演員,都稱得上真正的演員!」潘琴說。

《相遇》篇章中男女主角的飾演者張譯和任素汐,也獲得了紀實節目團隊的讚賞。電影總製片人黃建新回憶當時見到張譯時的情景:「(張譯)把口罩一摘,臉色是鐵青的,人都在晃。」導演曾提出可以用特效化妝來完成病後憔悴的狀態,然而張譯期待讓觀眾看到,男主角在與女主角相遇時明顯的體型變化,因此在拍完第一階段後,他強迫自己每天只吃一盒蔬菜和一根黃瓜迅速瘦了下來。女主角任素汐在《相遇》故事中的人物設定是小學老師,她主動採訪了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老教師,堅持給這個人物寫小傳,甚至為角色設定具體到時間段的生活軌跡。

「不僅僅是管虎,每一個導演都覺得『時間緊、任務重』。」潘琴表示:「這部電影裏,每一個都是中國知名導演。」導演們都有特別的執導風格和拍攝方式,作為紀實節目團隊,拍攝現場感受到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有十二分的專業和敬業。

「其中有個司機,葛大爺和他聊了一個多小時,從司機的工作聊到了婚姻家庭中的困擾。外人看起來雞毛蒜皮的小事情,葛大爺卻聽得很投入,甚至眼眶濕潤。」葛優後來告訴紀實節目團隊,這個司機和片中張北京很像,人到中年混得不好、與妻子離婚、孩子看不起自己。

觀看電影《我和我的祖國》的同時,很多觀眾表示被同名主題曲感染,國慶期間一直縈繞耳畔。潘琴說:「我們紀實節目團隊已經被這首歌『洗腦』了半年了!」這半年裏紀實節目團隊的同事經常不由自主地哼唱起《我和我的祖國》,「這幾個月對電影的紀錄拍攝,就像一堂深刻的愛國主義教育的課程,讓我們整個團隊都更加深了對祖國的熱愛和自豪感!」

「紀實節目團隊也採訪到了《相遇》篇章那個年代的基層科研人員。據瞭解,歷史中的那位操作員並不是科研人員,只是最基層的工作人員,可他為了原子彈事業無私地獻出了生命。到今天,我們這些年輕的編導聽到事件經歷者講述這些故事時,沒有一個人不落淚,沒有一個人不感動。」潘琴說。

截至目前,電影《我和我的祖國》內地票房已破二十七億人民幣,創國慶檔票房歷史新高,成為國慶票房冠軍。而電影的幕後紀實節目全網上線四期後,視頻網站嗶哩嗶哩訂閱人數達四十萬;騰訊視頻播放量四千萬;新浪微博相關話題閱讀量超九點八億……記者近日採訪了紀實節目的工作人員,作為電影拍攝過程的記錄者,他們以「旁觀記錄者」的角度,從電影策劃、導演執導、演員選擇、置景拍攝等各個拍攝過程,全面解析了《我和我的祖國》的幕後故事。/大公報記者 胡永愛

「把需要的東西在極短的時間內,迅速做到百分之八十左右,過程當中再進行調整。」導演管虎這樣評價這次電影拍攝。電影第一個篇章《前夜》在今年初正式開機,到九月三十日在內地上映,實際留給創作的時間並不寬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