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图书馆-城市書房、文化驛站開創了縣級文化館圖書館總分館制的新思路

  • 时间:

【杜兰特手术成功】

浙江還立足常態長效,突出機制創新,抓好隊伍建設機制,推動各地配好農村文化禮堂專門管理人員,加強專家指導員、文化志願者和文化社團建設。(杜潔芳)

為確保理事來源的廣泛性、成員的代表性以及參與的主動性,溫州市圖書館先面向社會公開招募理事,最大限度吸納各階層代表加入理事會,形成了廣泛影響。溫州市圖書館第一屆理事會成員13名,其中主管局委派1名、市圖書館代表2名、社會代表10名。除了理事會,溫州市圖書館還成立了監事會,成員由財政局、主管部門、圖書館各派1名,讀者代表2名,共5人組成。

長期以來,各級公共文化機構面臨服務時間短、服務效能不高等問題。近年來,中央推出公共文化領域重點改革任務,力求突破難點,提升公共文化服務效能。浙江立足本地實際,通過一系列舉措,轉換思路,一一化解這些問題,形成了切實有效的經驗和做法。

穩定的資金投入是農村文化禮堂可持續發展的保障。浙江各級政府已把農村文化禮堂建設資金列入年度財政預算,而且還在繼續探索和完善農村文化禮堂“公益金”“鄉賢基金”“文化眾籌”等機制,拓寬籌資渠道,有效補充農村文化禮堂日常運行經費。

引入法人治理結構後,溫州市圖書館將理事會定為決策監督機構,雖距離國家推進法人治理結構改革的目標要求還有一定距離,但社會各界代表加入理事會,共同參與圖書館管理,在業務發展、資金投向、人才隊伍建設等重大事項上,形成與社會需求相對接的決策機制,切實提升了圖書館的服務效益和效能。幾年來,溫州市圖書館接待讀者量年均增長10%,書刊外借量年均增長6%,多項業務數據排名浙江第一。

城市書房、文化驛站走出縣級文化館圖書館總分館制建設新路子

組建圖書館理事會開拓公共文化機構法人治理結構新理念

具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還有溫州對文化驛站的探索。為解決基層文化館服務效能低下問題,2017年,溫州市文廣新局將文化主題與驛站理念相結合,形成文化驛站——以15分鐘文化圈為服務半徑,創新深化“1+10+N”模式,即突出1家龍頭文化驛站,形成10家特色文化驛站,打造N家縣(市、區)文化驛站以及社會類合作驛站。每個文化驛站根據各自場所特點,形成“一站一品”、各具特色的文化驛站品牌。

據介紹,城市書房、文化驛站開創了縣級文化館圖書館總分館制的新思路,得到了人們的認可。這主要源於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它們成為市民文化生活的新空間,成為區域文化聯動的新模式;二是吸引了社會力量廣泛參與;三是其建設與服務實現了標準化。

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由點到面,由盆景到風景……放眼浙江大地,各具特色的農村文化禮堂,已成為浙江鄉村的標誌性建築。自2013年起,浙江在全省範圍內啟動建設以“農村文化禮堂”命名的鄉村文化服務綜合體,大膽探索基層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建設新模式。

農民群眾既是農村文化禮堂的建設者,也是管理者和使用者。在農村文化禮堂的管理和使用上,怎麼管?演什麼?效果怎麼樣?群眾最有體會,也最有發言權。因此,無論是“建、管、用、育”各個環節,還是人、事、財、物各個方面,浙江圍繞農民群眾來設計、謀劃、推進:在管理使用上,全面推行農村文化禮堂理事會制度,實現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務、自我發展;在內容服務上,努力調動體制內外力量,充分整合各類資源,加大統籌力度。

溫州市圖書館理事會成立不久,便通過理事們的率先示範,激發了社會各界參與公共文化服務的熱情。如通過眾籌合作多方共建模式,先後建成16家高品質的24小時開放、無人值守城市書房,成為溫州城市的文化地標;推出公交線路式服務模式運營6輛“溫圖小巴”汽車圖書館,進社區、進校園提供便捷流動服務……

為什麼文化驛站會受到年輕人的歡迎?有專家認為,它兼具劇場、課堂、茶座的學習與休閑娛樂功能,其獨有的文化分享模式,不僅契合了當下年輕人的溝通理念,也擴大了文化傳播的受眾群體。各種文化藝術的分享及體驗活動,比單純觀看演出、閱讀書籍多了知識的獲取和解讀;而相對於單純的藝術課堂,文化驛站又擁有更多互動。

農村文化禮堂探索基層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建設新模式

為點亮都市人內心對閱讀的渴望,2014年,浙江省溫州市開設城市書房。明亮溫馨的閱讀氛圍、先進的智能化管理、與總館共享豐富圖書資源……開設時間不到兩年,溫州城市書房便贏得市民廣泛贊譽。據統計,截至2019年4月底,溫州全市建成城市書房75家,累計接待讀者704萬人次,流通圖書480萬冊次,辦理借書證6萬張,圖書流通率高達380%。可以說,溫州城市書房不僅滿足了市民多元化、便捷化的閱讀需求,更為縣級圖書館總分館制的探索走出了新路子。

2014年,溫州市圖書館作為浙江省法人治理結構試點單位,組建成立了首屆圖書館理事會。當時,由於人事、財務等方面的管理制度還未完全配套銜接好,讓許多業內人士產生擔憂,認為“成立理事會,恐怕只是在現有的組織架構中給自己多找了個‘婆婆’”。情況是否如此,在溫州市圖書館相關負責人看來,要取決於對法人治理結構的認識與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