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艾滋病感染-老伴和几个老头子一起去“按摩”从而感染上的

  • 时间:

【腾格里沙漠污染物】

相關專家也表示:艾滋病感染者人數持續飆升的主要原因有三個方面,其一是取消了對艾滋病病人入境的限制,其二是大量非洲學生涌入,其三是同性戀者的性行為傳播等。

董琦聲音低低的,“說出來,只是希望你們不要像我一樣……”

今年11月底,記者在雲南大學校園裡的樓道看到,自動售賣機上架了一種新商品。與此同時,在這個售賣機旁邊,還多添了一個小小的樣品回收箱,標價 30 元一盒的新商品,手掌大小,與零食、紙巾等小玩意放在一起,一點都不起眼。

但只要細心看看,就會發現,這些商品上標著醒目的“HIV”字樣。這些其實是在高校內的HIV抗體試劑,這是HIV高校防治艾滋病的新舉措之一。第一批設備在北京、雲南、黑龍江、廣西、四川等地的高校投放,共計30多台。

她表示,老年人應積極調整心態,培養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興趣愛好,適應退休後的生活。另外,子女和社會要多關心老年人的生活。讓他們感受到親情的溫暖,社會的關愛。同時,老年人要認識艾滋病的危害,做好自身的防護。而面對大學生防艾形勢變得越來越嚴峻,楊吟認為,性觀念的開放和性知識的落後,是大學生預防艾滋病面對的首要問題。

2015年冬天,馬乾生了一場大病,到鎮上醫院醫治一段時間不見好轉,便轉到了市裡的大醫院。經檢查,居然感染了艾滋病。她和子女都覺得太意外了,不可能會得這樣的病。

使用方法很簡單:買下檢測包——使用專門的採尿管——匿名寄回實驗室檢查或投放在指定接受口——等待收樣送到指定實驗室——實驗室檢測後把結果登記到後臺——檢測者憑密碼,在手機獲得檢測結果。

無知“按摩”傷害了無辜的妻子

一次任性,釀成後果在雲南某市疾控中心艾滋病篩查試驗室,工作人員登記了一名大學生的個人信息:“女,20歲,第一次檢測……”。這條信息的背後,是雲南某高校學生葉子(化名),她被檢測出來感染了艾滋病毒。這種可怕的病毒是什麼時候,又是怎麼進入她的體內的呢?她很快就想起來,在大一下學期期末考試前,為緩解學習壓力,她和幾個好友在周末去KTV放鬆壓力,期間喝了幾瓶酒,迷離燈光下,她和一位剛認識的男友糾纏在了一起……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種種數據表明,性傳播仍然是感染途徑中最主要方式,而其中有七成是通過男男性行為被感染。

原標題: 預防艾滋病,你真懂自我保護嗎

據國家疾控中心統計,目前在中國感染艾滋病的年齡從14歲到87歲,其中性傳播高達95%。其中,學生和中老年人群這兩個年齡層反映出自我保護意識匱乏。

董琦(化名)是一個看起來有點靦腆的男生,瘦瘦高高穿格子襯衫,說話輕聲細語,但是他所講的內容卻很沉重。“我去傳染病醫院做檢測,用試紙一測,很深紅的兩道杠,我當時大腦一片空白……”

這次檢測的起因,是因為他心中莫名地恐慌,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醫生告訴他,從時間和體內抗體的濃度來看,他是第一次發生關係時被感染的,也就是說,他僅一次無套性行為就“中招”了。

“因為我喜歡他……我是第一次,他說他忘了準備……”

雲南省傳染病醫院防艾科主任楊吟告訴記者,“不難看出,婚外的商業和非商業的性行為以及男男同性性行為等不安全性行為是導致老年人感染艾滋病快速增長的主要原因,之所以越來越多的老人感染艾滋病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老年群體缺乏自我保護意識,對艾滋病相關知識並不瞭解,不習慣使用安全套,在感到不適的時候拒絕求醫,或者不知怎樣求醫,從而使自己成為了高危人群。”

“說出來,只是希望你們不要像我一樣”

70多歲的馬乾(化名),至今也沒有弄明白,艾滋病有多嚴重,危害到底有多大,但她內心是無助和恐懼的。“這把年紀了還感染艾滋病,覺得羞愧,老頭子的行為,讓我抬不起頭來。”馬乾眼睛濕潤的對記者說。

就是這樣蒼白的藉口,說服了一個已經上大三的男青年。至今,他也沒有告訴自己的家人,他很孤獨,而且有些無助。最多的是後悔,他是從社交網站上認識的男朋友,通過聊天,董琦覺得自己找到了對的人,然而這個人帶給他的卻是無盡的悔恨……

馬乾是典型的農村婦女,兒子兒媳外出打工,老兩口在家帶孫子。她一輩子很少出遠門,平時乾乾農活,養養家禽,空閑時走走親戚,日子過得還算輕鬆。馬乾的老公比她瀟灑得多,每逢趕場天都要上街,和幾個老頭喝喝茶、聊聊天,偶爾在街上下下館子,生活相安無事。

“大學生感染艾滋病已經成為一個現象,而不是個案。”青島大學醫學院教授、貝利馬丁獎獲得者張北川也表示。

【熱點關註】預防艾滋病,你真懂自我保護嗎

在醫生的建議下,她的老伴也接受了檢查,也感染了艾滋病。原來,老伴和幾個老頭子一起去“按摩”從而感染上的。老伴又傳染給了她。無知釀下的悲劇,一個艾滋病雙陽性家庭就這樣出現了。

到目前為止,董琦只有過兩次男男性行為,兩次均是無安全套狀況下發生的。但是從試紙的顯示,和後來的血液檢測結果來看,他感染艾滋病病毒(HIV)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葉子的事,並不是個例。在中國,像她一樣HIV檢測呈陽性的大學生正越來越多。中國疾控中心的數據顯示,2011到2015年,中國15~24歲大中學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凈年均增長率達35%(扣除檢測增加的因素),且65%的學生感染髮生在18~22歲的大學期間。中國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學家吳尊友對此現象表示,這一比例雖然不高,但考慮人口基數,從學生中發現艾滋病感染者的概率,比全人群高出41%~6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