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健康-国家卫生健康委扶贫办主任何锦国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方案》以县医院能力建设、“县乡一体、乡村一体”机制建设、乡村医疗卫生机构标准化建设为主攻方向,意在全面解决贫困人口基本医疗有保障突出问题,确保到2020年全面完成健康扶贫任务

  • 时间:

【汶川航拍画面】

何錦國指出,近年來,國家衛健委分類救治精準施策,全力推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貧困地區醫療衛生機構服務能力明顯提升,貧困患者得到及時救治且醫療費用負擔大幅減輕,已有670萬戶因病致貧返貧貧困戶實現脫貧。

此外,《方案》還要求加大投入支持,明確中央財政對貧困地區予以適當傾斜。省級、市級財政對解決基本醫療有保障突出問題要予以傾斜支持。縣級財政要按規定落實好鄉鎮衛生院及鄉村醫生補助經費。對於服務人口較少、按照現有渠道和補助標準不足以維持正常運轉的村衛生室,縣級財政給予適當補助。

《方案》將通過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免費培養一批、“縣聘縣管鄉用”和全科醫生特崗計劃聘用一批和從縣醫院選派一批等方式,解決鄉鎮衛生院無合格醫生問題;通過“鄉聘村用”、從衛生院選派醫生到村衛生室開展巡診或派駐等方式,解決村衛生室無合格醫生問題。

在提升基層醫療衛生服務能力方面,《方案》提出多項保障舉措,明確中央、地方、各部門的職責分工,要求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牽頭實施健康扶貧、加強縣鄉村醫療衛生服務能力建設、開展分類救治工作;醫保部門負責實施醫療保障扶貧、將貧困人口納入醫療保障制度覆蓋範圍。

何錦國介紹說,國家衛健委將力爭到今年年底,全面消除鄉村醫療衛生機構和人員的“空白點”,實現貧困人口有地方看病、有醫生看病。

而在四川樂山市,基層衛生機構能力建設形勢依然嚴竣,從區域分佈來看,民族地區是短板;從上下結構看,基層一線是弱項。

今年底全面消除鄉村醫衛機構和人員空白點六部門發文聚焦貧困人口基本醫療保障突出問題

少數地區鄉村醫生存在短板儘管健康扶貧成績亮眼,但在實現貧困人口有地方看病、有醫生看病等基本醫療有保障方面,還存在少數地區缺醫療衛生機構缺醫生、部分機構房屋設備等基礎設施未達標等一些需要解決的突出問題。

截至2018年底,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已經全部建成至少1家縣級公立醫院,每個縣至少有縣人民醫院。其中,773個縣至少有1家縣級醫院達到了二級醫院的服務能力,占比是92.9%;在832個國家級貧困縣所轄的12899個鄉鎮當中,超過1.1萬個鄉鎮的衛生院基礎設施已經達標,占比88.1%。

單向前坦言,駐村醫生可以實現多贏,不僅能為農村百姓提供基本醫療衛生服務,提升貧困人口健康素養,而且由其定期組織開展培訓,傳授適宜技術和先進理念,通過“師帶徒”培養村衛生室“接班人”,提升基層服務能力和管理水平。

何錦國提供的兩組數據很說明問題:2019年上半年,全國貧困患者醫療費用個人平均自付比例控制在10%左右,94.5%的貧困患者在縣域內得到妥善治療;截至今年6月底,全國1435萬貧困大病和慢病患者得到基本救治和健康管理服務。

此外,加強鄉村醫療衛生機構標準化建設,在脫貧攻堅期內,消除鄉村醫療衛生機構和人員“空白點”。

□ 本報記者 侯建斌為解決貧困人口基本醫療有保障問題,國家衛生健康委近日聯合國家醫保局等六部門聯合印發《解決貧困人口基本醫療有保障突出問題工作方案》(以下簡稱《方案》),對基本醫療有保障的標準和要求、主攻方向等提出明確要求。

安徽省衛生健康委黨組書記單向前介紹說,安徽計劃從省、市公立醫院選派優秀醫療人才深入全省村醫空白村駐村幫扶,首批從省屬公立醫院選派50人,重點解決43個“村醫空白”貧困村和沒有合格村醫的貧困村,餘下的由市、縣、鄉統籌選派,幫扶時間為兩年,7月底已陸續到位。

據何錦國介紹,目前,大病專項救治病種在全國範圍內已擴大到25種,很多地方在此基礎上增加至30多種,同時還對慢病患者落實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推動建立基本醫保、大病保險、醫療救助、政府兜底保障機制,實行縣域內住院“先診療、後付費”和“一站式”即時結算。

安徽目前已制定了村醫隊伍建設三年行動計劃,實施了鄉村衛生醫療能力建設的百千萬工程,通過創新體制機制,擴大來源、提高待遇、激發活力、增加崗位吸引力,從根本上解決鄉村醫生不足短板,提升基層醫療衛生服務能力和水平。

670萬戶因病致貧戶實現脫貧

僅在湖南,由於貧困地區地處偏遠,受經濟發展、交通條件和衛生人員缺乏等影響,全省還有1153個村衛生室“空白村”(其中無房無合格村醫的699個)。

何錦國坦言,“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艾滋病、結核病、包蟲病等重大傳染病和地方病問題突出,防控任務十分艱巨。

《方案》提出,各地要準確把握基本醫療有保障的標準和要求,明確貧困人口基本醫療有保障,主要是指貧困人口全部納入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等制度保障範圍,常見病、慢性病能夠在縣鄉村三級醫療機構獲得及時診治,得了大病、重病後基本生活仍然有保障。

此外,還組織全國1107家三級醫院“一對一”對口幫扶832個貧困縣的1172家縣級醫院,建立遠程醫療網絡,全面提升貧困地區縣醫院診療能力。

對於這些突出問題,《方案》均予以回應。《方案》要求加強縣醫院能力建設,進一步加大中央預算內投資支持力度,明確三級醫院幫扶目標、任務和考核指標,實現貧困縣縣級醫院遠程醫療全覆蓋,拓展服務內涵,豐富服務內容,通過遠程會診、查房、示教、培訓等形式,有效促進優質醫療資源下沉。

國家衛生健康委扶貧辦主任何錦國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方案》以縣醫院能力建設、“縣鄉一體、鄉村一體”機制建設、鄉村醫療衛生機構標準化建設為主攻方向,意在全面解決貧困人口基本醫療有保障突出問題,確保到2020年全面完成健康扶貧任務。

此外,根據國家衛健委摸底排查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國還有46個鄉鎮沒有衛生院,666個衛生院沒有全科醫生或執業(助理)醫師;1022個行政村沒有衛生室,6903個衛生室沒有合格村醫;1495個鄉鎮衛生院、24210個村衛生室未完成標準化建設。

提升基層醫療衛生服務能力在提升基層醫療衛生服務能力上,不少地方已經開始積極行動,安徽的“百醫駐村”行動值得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