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金融-银保监会网站针对银行业披露了49张罚单

  • 时间:

【密室大逃脱】

部分涉農貸款流入房地產領域據記者梳理,8月上旬,銀保監會網站針對銀行業披露了49張罰單,合計罰沒3637.61萬元,其中中信銀行因信息披露、貸款業務等方面違規而被罰2223.67萬元,亦是今年銀保監會系統開出數額最大的一筆罰單。

浙江省審計廳表示,針對本次審計調查發現的服務“三農”、防範風險等方面問題,已依法出具了專項審計調查報告和審計移送書,並提出審計建議。對於審計調查發現的問,各銀行對於能即時整改的均已整改到位,對於無法立即整改到位的,均制定了整改計劃,明確了整改時限並按計劃執行。

除此之外,近期多家農商行領罰,在上述49張罰單中,過半數是指向農商行及相關責任人。而從此批罰單的處罰原因來看,信貸領域成為銀行違法違規的“重災區”。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條,銀行業金融機構違反法律、行政法規以及國家有關銀行業監督管理規定的,可區別不同情形採取下列措施:(一)責令銀行業金融機構對直接負責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紀律處分;(二)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行為尚不構成犯罪的,對直接負責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款;(三)取消直接負責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一定期限直至終身的任職資格,禁止直接負責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一定期限直至終身從事銀行業工作。

另外,記者註意到,青海銀行海北藏族自治州分行被中國銀保監會海北監管分局處以罰款25萬元,處罰案由則是“信貸資金使用監督不到位,貸款‘三查’制度執行不嚴,致使部分涉農貸款資金未按約定用途使用流入房地產領域”。

而在強監管態勢下,監管層也進一步貫徹落實問責到人的處置方式。在上述公告中,銀保監會提及,2017年至2019年一季度,銀行業監管領域共作出行政處罰決定8888份。處罰機構4432家次,處罰責任人員5305人次,作出警告3421家(人)次,罰沒合計54.88億元,責令停業整頓1家,取消任職資格450人次,禁止從業365人。

涼山農商行冕寧支行因“違法發放貸款、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而被處以罰款25萬元,同時該行四名責任人分別被處以警告及罰款5~6萬元不等。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每經記者 李玉雯每經編輯 廖丹

金融市場亂象的整治工作依舊保持高壓態勢。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8月上旬,銀保監會網站針對銀行業披露了49張罰單,其中中信銀行因“錯報、漏報銀行業監管統計資料”、“貸後管理不到位導致貸款資金被挪用”等13項違法違規事實而領到一張高達2223.67萬元的天價罰單,這也是今年以來銀保監系統對銀行開出的數額最大的一筆罰單。

江蘇沛縣農商行因“向關係人發放信用貸款;發放無真實用途貸款,虛增存貸款”被罰75萬元,兩名責任人均被處以警告,其中一人還被罰款5萬元。

實際上,銀行貸款資金違規流入樓市的現象並不鮮見,而這也是金融亂象整治的重點之一。

不久之前,浙江省審計廳公告稱,自2018年3月至7月,浙江省審計廳對浙江省內金融機構發起設立的48家村鎮銀行服務“三農”和防範風險情況進行了專項審計調查。調查發現,部分涉農貸款實際投向房地產、“兩高一剩”、證券期貨和政府融資平臺等領域。截至2017年末,上述涉農貸款尚有餘額2070萬元投向房地產領域、7135.9萬元投向“兩高一剩”企業、1960萬元投向政府融資平臺。

例如,山東滕州農商行因“不良資產非潔凈出表、貸款三查不到位、虛增存款、將不符合核銷條件的貸款違規進行核銷、集團客戶未統一授信及授信超比例”等原因被棗莊銀保監分局處以罰款185萬元。

除此之外,上述49張罰單中,過半數指向農商行及相關負責人。從處罰的原因來看,信貸領域成為銀行違法違規重災區。

銀行業的強監管依舊延續。8月8日,銀保監會公告,2017年至2019年一季度,銀保監會系統共作出行政處罰決定11735份,罰沒總計59.41億元,罰沒金額超過了之前10年的總和。

記者註意到,此批罰單中有24張涉及到對相關責任人的處罰,其中有4人被禁止終身從事銀行業工作,2人被禁止五年從事銀行業工作,2人被禁止十年從事銀行業工作,另有多人被處以警告及相應罰款。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此前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銀行對於業務開展過程中的職責確定有著明確的規則,這是銀行對於業務管理更加精細化的體現。如果銀行對不同崗位的職責要求規定得很細緻,那麼發現問題和差錯時就越容易找到對應的崗位與環節,監管部門在監督檢查時也更容易將問題與發生問題的環節以及責任人聯繫在一起。

24張罰單涉及到對相關責任人的處罰